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建设

为什么朋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浅?

发布时间:2021-10-26

  在前辈赵瑕的面前,李白就像一个小白。他跟在赵瑕的身后,学怎么唤鸟,怎么击剑,怎么潇洒。

  赵瑕说,但凡有点才华的人,怎么会去读《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但凡有点志气的,怎么去挤高考那座独木桥。

  司马相如?李白摇摇自己的脑袋,确定自己没听错。司马相如是什么人,简直就是所有淘宝店主眼中的马云。

  一个前辈的表扬,往往会成就一个人,没有遇到苏颋,李白可能就是蜀中一个有钱的阔少,一生胡吃海喝。

  此后的岁月,在看到某个奇异的大鸟,他偶尔也会想起有一千只鸟,每只鸟都有名字的赵瑕。当弹起琴时,他时时也会想起那个叫浚的蜀山和尚。

  出巴蜀后,李白跟以前的好友吴指南开始在湖南晃悠,看过湘水,攀过苍梧山,在洞庭湖激扬文字。

  一场大病,吴指南死在了洞庭湖边。李白伏在吴指南的尸体上哭,流光了眼泪接着流血。

  他查看体制内的官员,在别人的政体微博下评论。也不管别人看到不过说一声:又那里冒出一个傻X妄议。

  他流连天上人间,花大把的钱,看最美的妞,结最潮的少年,差点跻身金陵三环十二少。

  他学会了茬架,还特别生瓜蛋子,下手没轻没重,砍完了嫌没有呈堂证供,写到诗里:

  我这三年都交了什么朋友?我要死了,人家别说替我守尸,不拿去肥田就是仗义了。

  李白回到了当初埋吴指南的地方,当年他急于见新的所见,交新的朋友,一切都埋得太潦草了。

  李白将吴指南的尸体挖出,用刀将尸骨在江水中刮洗干净,然后背着骨骸来到武昌,借钱把朋友重新埋葬。

  孟浩然虽然也野着,但人家毕竟已经去过帝国文化中心长安混过,认识天下最顶尖的名士,还给张说这样的高干递过名片。

  “要想入仕,还得去考。你知道张子容吗,我死党,十三年前他去考,还是我送他走的。

  他就考上了。”孟浩然夹一块鸡肉就酒,“要是当年我也去了,说不定也考上了。”

  孟浩然到了长安,在朋友圈晒朱雀大街,笔直的道,一眼望不到头,新潮的姑娘,穿最红的石榴裙。

  李白往下拉,突然看到一个叫王昌龄的人晒了照片,与一群人站在大雁塔边,风刻的脸透着憨厚。

  一个月后,李白看到孟浩然的朋友圈更新了,他站在平康坊的一间小院里,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网红...

  不久后,孟浩然又发了朋友圈。这一次,李白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人,这是世界上人人都想抱大腿的人:李隆基、基哥。

  “跟摩诘聊天,突然基哥闯了进来,吓得我赶紧钻床底。不过,还是被基哥发现了,呵呵。”

  照片上,是李隆基跟孟浩然的合影,想必是王维照的,王维很细心的替孟浩然上了美颜,脸上的皱纹都不见了。

  我们渐行渐远,你的朋友圈里,越来越多我不认识的人,你说的事情,跟我越来越不搭,你的情绪,我越来越无法参与。

  他们在一起喝酒,聊诗,聊旅游,聊有趣的人和无趣的官,聊长安那些装腔的贵人。

  “我说他不会用人,这位大爷当场就翻脸了。脸拉得可以在上面走马。”(不才明主弃)

  李白还没有见过李隆基这位江湖一哥,但想来,也是有趣的事情,所以他也大笑。

  李隆基一看李白,立刻就爱上了,李白青衫飘飘,仿佛踏云而来。李隆基连忙从高高的殿上走下来,牵住李白的手,引到七宝床上坐下,不要误会,唐朝那会都坐在床上。

  这是李白的CP杜甫写的,应该不是冤枉他,李白在长安酒店喝花酒,李隆基让他开工,他不去,说自己是酒中仙。

  李隆基无疑是李白最大牌的朋友,但李白有个规矩,不能一起喝酒的都不能算真正的朋友。李隆基只能喂他汤喝,却不能跟他一同喝酒茬架。这就是阶级的巨大鸿沟。

  五年前,孟浩然长了毒疮,刚要好时,当年一起应试的王昌龄路过,跟他撸了两串海鲜,孟浩然就此疾发去世。

  或许是这个原因,李白一辈子都不爱搭理王维这个跟他同年、才华不相上下的白面诗人。

  见到杜甫时,李白已经混过长安,见过大腕,PK过《中国好诗人》,一首《蜀道难》稳坐总冠军。另外,还在长安打过架!

  现在,他“一朝去金马,飘落成飞蓬。宾客日疏散,玉樽亦已空。才力犹可倚,不惭世上雄”。

  繁华,我见过了,金马,我已经抛弃,客人都跑了,酒倒是喝光了,但又怎么样,我依然是这世上的雄才。

  他最有名的诗还在苦酿,他也没有去过长安朝圣,也没跟基哥座过谈,更不像李白这样,有无数的大咖推荐过。

  就这样,老李领着小杜行走江湖,写山水绘的诗,喝江湖酿的酒。李白指点江山,杜甫描绘李白。

  杜甫看到李白的第一眼,闻一多激动得要死:“我们该当品三通画角,发三通擂鼓,然后提出笔来蘸饱了金墨,大书而特书。因为我们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假如他们是见过面的),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

  他们骑着马在孟诸的大泽里乱窜,把草丛里的兔子惊得四处逃窜。杜甫一边指点,李哥,那有只大的。

  到了傍晚,他们回到城里,将猎物扔到酒店的厨房,然后蹭蹭上楼看最红的姑娘唱歌。

  再陌生的人,如果走同一段路,见同样的风景,爬同一座山,喝同一壶酒,尿一个坑,也会成为最热闹的朋友。

  要是一辈子都这样就好了,是《霸王别姬》里说的那种,少一分少一秒都不能算一生一世的一辈子。

  杜甫依旧为李白写诗,然后@着李白的名字发到朋友圈。看到李白称好,心里就要得意半天。

  有一天,李白突然想起分别三年的朋友贺知章,就是那位写“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贺知章,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贺知章。

  去了才知道,贺知章已经去世三年了,就在跟他分别那一年的年底,贺知章就去世了。

  当年贺知章读了李白的《蜀道难》,然后惊呼李白是谪仙,李白才敢对着李隆基叫嚣老子是酒中仙,不侍候你了。

  那一段旅行,对杜甫而言,是最珍贵的人生记忆,我曾经跟这么牛的人在一起过。

  杜甫发个朋友圈,给权相李林甫写诗,李白在下面回个呵呵,然后说道:杜甫这小子写诗也蛮拼的嘛。

  渐渐地,杜甫@李白的时候也少了,李白又结交新的朋友。被后人强拉在一起的两个人,渡过最热闹的一年半,被时间的水渐渐冲得冷清。

  不管怎么说,唐朝的诗坛还是一团和气,大家围着一个桌子,有三三两两交头结耳的,但谁写了最好的诗,还是会集体鼓掌。

  在四川的李隆基是一拨,太子李亨是一拨,永王李璘是一拨,当然,还是反叛军这一拨。

  高适相信老干部,站到了李隆基的身后,杜甫站到了太子一边,王维竟然加入了伪军。

  李白也没多想,都是打外来侵略者嘛,大家枪口一致对外,太子永王分什么彼此?

  这世界上最大的矛盾不是国仇家恨,而是路线错误。犯了这种错,一个运动就能打倒。

  高适已经混开了,他抓住了安史之乱的机会,成为了地方军区司令,攻打宁王的兵马里,有一路就是高适领导的。

  高适却跟杜甫继续打得火热。许多年后,杜甫流落成都,高适第一时间送来了温暖的大米。香港管家婆四不像11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