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联系方式 >

联系方式

一门四院士瑞安这个家族厉害了!岳父女婿都跟鱼打了一辈子交道

发布时间:2021-10-27

  67845创富图库8千年瑞安,人才辈出、绵延不绝,历史上曾出现很多有名的中国式翁婿典范。这些彼此没有血缘关系的“翁婿配”似乎超越了“父业子承”的定律,成就了一段段千古佳话。

  翁婿之道往往能折射出一个家族的家风,而家风的积淀传承是当下社会宝贵的财富和强大力量。《玉海文史》今起推出《翁婿名家》系列,以飨读者。

  瑞安云周工业发达,也是文化重镇。瑞安出了四位中科院院士,其中两位就来自云周乡屿头村(现云周街道繁荣村)。

  两位院士同出一门,是叔侄关系。一位是水生生物学奠基人伍献文,另一外是他的侄子大气科学家伍荣生。让人惊讶的是他们身后却是一个庞大的院士家族。天文学家孙义燧院士是伍荣生院士的表弟,伍献文的女婿刘建康也是中科院院士,与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翁婿院士”更是在中国科学界传为佳话。

  伍献文侄子伍庆生说,爷爷把小叔培养出来后,家族里的人就一个个出来了。这句话朴素地回答了瑞安伍家崛起的原因,而让伍家真正成为名门望族的是知识的力量。

  伍献文(1900-1985),瑞安云周人。中科院院士,中国鱼类学和水生生物学奠基人之一。2008年,柴达木盆地发现的一种奇特鱼化石,被命名为“伍氏献文鱼”。

  1900年3月15日,伍献文生于云周屿头村一个小康农家。伍献文从小聪明过人,三岁熟读私塾,从小学到初中、高中,成绩都名列前茅。其父伍嘏斋粗通文墨,思想开化,后弃农经商,在乡村小镇开办了一个鱼行,自此少年伍献文与鱼为友,懵懂启蒙。

  江南水乡瑞安,立夏前后尝新的时食中送鱼习俗历史悠久,晚辈给长辈买鱼送鱼,吃完后,还要将鱼骨拼制成鸟,其型似鹤类,栩栩如生。这一则骨鸟的谜语:“称我禽鸟不会飞,身无血肉又无皮。山林树木我不爱,东洋大海曾游嬉”。可见瑞安人吃鱼之盛行。伍嘏斋后来因为经营不善导致鱼行停业。但父亲经营鱼行似乎冥冥中给伍献文今后研究中国鱼类学和水生生物学埋下了梦想的种子。

  伍嘏斋生了三个儿子,伍献文排行老三。伍嘏斋不顾自己的家境,坚持让三个儿子读书,终将伍献文培养成才。

  1918年,伍献文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瑞安中学毕业,因家境贫寒,他报考了可免学费、并供膳食的南京高等师范农业专修科学校。在这里,伍献文遇上我国近代著名的动物学家秉志,并成为他的高足。1929年,他获得中华教育基金会的资助,留学法国。1932年取得法国巴黎大学科学博士学位。

  伍献文回国后,被推荐主持博物馆动物学部的工作,同期在动物学部工作的还有方炳文、常麟定等人。为调查中国的生物资源,他与同事深入广西、贵州、云南等边远山区,采集大量标本,发现了许多在科学上未曾记载的物种。1935年6月至11月,他还组织了我国第一次海洋科学综合考察,对渤海湾及山东半岛的海洋及海洋生物进行调查。

  从1940年到1947年,他和其早年的学生刘建康、张孝威等,连续发表多篇有关黄鳝和其他几种鱼类的气呼吸机理的研究报告。这一批被印在当时内地土制毛边纸上的科学文献,从侧面真实反映了早年鱼类学家的艰辛生活。

  据伍献文学生及同事回忆,国统区时候政治腐败,经济崩溃,物价一日数涨,老师伍献文一家住在以竹片糊上泥巴作墙的低矮小屋宿舍里,靠发霉的“平价米”勉强糊口。最困难的时候,他卖掉妻子仅有的几件首饰,卖掉刚刚脱下的毛衣。但那些鱼类标本和图书资料,他却始终完好无损的珍藏着。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他和研究所全体职工一起,抵制住特务的威逼利诱,拒绝将研究所迁往台湾,并说服周围的同行留在大陆,为新中国储备了一批高级科教人才。

  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动工兴建后,遇到一个难题,就是如何保护中华鲟等长江鱼类资源?当时国内外均无成熟的经验。1981年2月14日,时年81岁的伍献文撰写了《葛洲坝水利枢纽修建鱼道问题应慎重考虑》的建议,由于他的学术地位及威望,经国家批准,葛洲坝工程取消兴建鱼道,从而节约投资5300万元。到现在,中华鲟人工繁殖计划实施30多年,并取得十分显著的成就。正是伍献文及其他鱼类学专家的科学论证,才使得中华鲟保护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并为今后兴建水利工程创造十分宝贵的经验。

  伍献文对家人、对朋友重情厚谊。谁家有困难,只要给伍献文写一封信,他总是会寄钱过去,即使“文革”时身处幽禁之中,还处处关心他人。武汉邮局的工作人员对他说:“伍教授,你是我们这里寄钱次数最多的人。”

  早年与著名鱼类学家方炳文共事,方先生经常到伍家食宿,情同手足。后来方到法国留学,1944年8月巴黎空袭中罹难。伍献文亲笔撰文悼念,并分担起赡养方母的责任,一直到方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去世为止。

  他与瑞安籍柑橘专家曾勉是少年至交。曾勉夫人去世早,伍先生收曾勉儿子曾衍钧为干儿子。曾勉被划为,下发到广西某个农场劳动改造。拨乱反正后,伍先生多方打听,得到的消息是曾勉疯了!他放心不下。1981年利用到重庆参加会议的机会,千里迢迢专程去探望曾勉,结果是没疯!他写信给原中科院院长方毅反映情况,请求改善曾勉工作生活环境。

  遇到好老师是一个人一生的幸运。伍献文不仅仅学术成果卓然,誉满天下,对学生更是倾囊相授。在他60多年的科研和教学生涯中,直接教导和培养出一大批学生和助手,如唐世凤、薛芬、张孝威、金祖怡(美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院士刘建康、曹文宣、陈宜瑜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的专家和学者。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副院长陈宜瑜是伍献文的学生,在他眼中,伍先生是一位从不发脾气的老人,谦谦君子循循善诱告诉你研究工作的基本规律,其低调、慎密、务实的科研精神深深影响了陈宜瑜做人做事的标准。他们之间不仅是师生情,更有亲情。

  刘建康(1917-2017),1917年9月1日生于江苏省吴江市,1938年毕业于东吴大学生物系,1947年毕业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研究生院,获哲学博士学位,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鱼类学家和淡水生态学家。

  1917年9月1日,刘建康在吴江这个富饶的鱼米之乡降生。他在家中排行第二。1931年,入读苏州中学高中部。中学读书时,有一名特殊的同学,是蒋介石的儿子蒋纬国,而且,刘建康、蒋纬国还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

  1934年,18岁的刘建康考入东吴大学理学院生物系。当时的东吴大学缺乏鱼类专业的教授。1939年,刘建康到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当研究生,当时中国最有名的鱼类和淡水生物学家伍献文就是他的导师。

  读研期间,刘建康与伍家长女伍韵梅相识,尔后,伍献文与刘建康由师生升级为翁婿。妻子职业为药师,两人一直患难与共。刘建康说:“我出国留学之前我们的恋爱关系还是‘地下’的,伍老不过问,既不反对,也不鼓励。“

  1948年,伍献文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遴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刘建康于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谈到当年的研究生与导师之间的关系,刘建康曾说:伍老只吩咐学生做与专业有关的事,家里的大小私活从不要求学生帮忙。他的论文,如果学生有参与过实验,就一定联合署名。如果是学生自己的论文,他即便做过指导,也拒绝署名。1944年,刘建康在一份刊物上发表了著名的《鳝鱼始原雌雄同体现象》论文,当时伍献文亲自用笔把自己名字划掉了,他对刘建康说,“这篇文章你花了很多功夫,而且成果很有分量,会有识货的杂志发表的,你单独署名吧。”

  后来,翁婿俩合作编写了十多万字的通俗读物《鱼》。1952年1月,该书出版后,他们把稿费全部捐献给国家,支援抗美援朝。

  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刘建康与助手在长江宜昌江段调查过家鱼产卵场的分布情况,并成功地进行了草鱼和鲢鱼的人工授精和孵化。1957年,刘建康开始主持长江鱼类生态调查工作,分别在重庆木洞、湖北宜昌和上海崇明岛设立工作站。两年多的采集、观察和记录,他带领团队总结出一套系统的鱼类生态学资料,填补了我国淡水鱼类生态学的空白。

  改革开放之后,刘建康在学术上的国际视野也日渐开阔,他将关注点更多放到淡水生态上,按他的话说,鱼的生态也是人的生态,只有好的淡水生态,才有好的人类生存环境。

  刘建康的刻苦研究帮助渔业增产,让亿万中国人吃鱼不再难。2017年11月6日晚上,刚过完百岁生日两个月的刘建康在武汉离世。